追蹤
Emma's Swiss Life
關於部落格
Emma 的瑞士生活
  • 36376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寄給醫師的email也要錢~

一月時的大病, 連發兩天兩夜的高燒, 全身抽痛, 左腳小腿莫名其妙的長三個球, 痛到我不能走路, 而且頭抽痛的讓我逼著自己一直吞止痛藥, 嘴破痛到只能吃流質的食物, 生一場病還連帶減肥.   同事看到我一星期沒去上班, 以為我度假去了.   在家度假兼減肥, 真是兩全其美啊~   (詳情可以在 我得菌血症…” 看到我當時的病情.  http://blog.yam.com/emmaswisslife/article/1133698

生這場大病, 我病的糊裡糊塗, 基礎醫學的課也不是沒有上過, 但是從頭到尾, 我離不清自己怎麼會病的這麼重.  我住的小鎮, 醫生不多不說, 我的醫生還要會說英文才行, 所以會給當初的醫生看, 是診所排的.   醫生只依照我的症狀, 告訴我說 我得菌血症”, 倒底是哪一種菌, 他自己連我的病都好了, 還是沒有作詳細的血液檢查, 也不清楚我感染的細菌以及病因.   他按照那短短幾分鐘的血液測量, 說因為我血液裡的菌數與白血球數都比正常值高過太多, 程序上, 二話不說, 就是馬上投萬用抗生素, 看抗生素 殺菌的能力如何, 再決定要不要換另一個抗生素吃.   至於我左腳小腿上長的三個球球 (比半個巴掌小一點), 跟身上長的如台幣一塊錢大小的紅疹, 醫師靜靜的坐在桌子的另一端, 連看都不看的, 只是說 抗生素吃下去再說”.   身上長紅疹?   是的, 我當初還以為那些可能是汗斑, 因為我發高燒時忽冷忽熱的, 也許是因為忽熱時, 我留太多汗而引起的 (我真的天天都有洗澡, 沒有臭摸摸的啦).   但是, 我錯了, 那些紅疹, 長在身上淋巴結的附近, 其中一個長在我的右胸靠腋窩那, 一直留著黃色膿, 非同小可吧!!! 

當時的我一聽到他的診斷, 臉上馬上出現小丸子的三條線, 心想 醫生, 啊抗生素這麼好用, 那我來給你問診作什麼!   問診, 就是要知道病情, 要知道可能生病的原因, 以後才好避免自己再生一次同樣的病~   這個抗生素吃了後, 細菌數沒有降低, 然後換另一個抗生素吃, 做自己的人體實驗嘛??!!”.   醫生信誓旦旦的告訴我說, “這個萬用抗生素超有效, 95% 已知的菌種都會被殺光光, 沒有副作用, 也沒有聽說孕婦吃抗生素會對腹中胎兒有負面的影響,  你回去吃三天後來回診, 我們就知道有沒有效了!”   至於我身上長的紅疹, 醫生開給我抗生素藥膏, 要我回去擦擦看, 對的, 醫生對 人體試驗似乎很有興趣… 

是的, 我回去按照醫師的指示服抗生素, 結果服藥的第二天, 我的氣管開始痛, 呼吸很不順, 只能吸與呼比原來少一半以上的呼吸量.  那時的我, 緊張了起來, 心裡只有一種想法 老天爺, 那兩天兩夜的高燒, 沒把我的頭腦燒壞, 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拜託拜託您, 請讓我活下去~”.   我當下 email 給醫生, 也跟他說我想要知道我的病因, 到底是因為何種細菌感染的, , 當天星期六, 醫生回我的 email , 已經是隔週的星期一 (醫師當然也要放週末囉).   醫生回的也很妙, 簡單明瞭, 他說 現在我們知道你身體裡的細菌感染中心是肺部, 你再繼續吃兩天藥, 星期三回診時, 我們看看血液裡的細菌數有沒有降低.”   想像一下, 整個肺部都是細菌的影像我的老天爺啊, 是我緊張過頭了嘛??!!  細菌感染中心是 ” , 我壞心的想 謝謝你, 讓我試吃萬用抗生素後, 終於幫助你了解我的病發中心原來在肺部啊~   那在請問一下醫師, 我身邊照顧我的阿水要怎麼辦?  他會不會被我傳染到呢?”   當然, 這個不友善的想法, 我沒有告訴我的醫生啦, 因為這輩子有幾種行業的人不能得罪醫師, 律師跟老師.   , 還不想拿我的生命開玩笑   只不過, 回頭看前天收到的看病 bill , 這封 email 的代價是 28.42 瑞士法郎 (約台幣 767 塊錢), 我真的很對我的荷包過意不去… 

我右胸上留著膿的紅疹, 並沒有因為擦了抗生素藥膏而轉好, 反而變的更嚴重.   我因此停藥, 並且把傷口的幾張近照寄給醫生看 (學科學的我, 當然不會忘了寄 "擦藥之前" 與 "擦藥之後" 的對照照片, 好做比較~).   醫生在我回診當時, 才開我的 email, 跟我說我寄的檔案開不起來, 說有病毒   照片檔案, 是在我確定沒有病毒後才寄出的.   只不過, 這封醫師沒有辦法看到照片作診斷的 email, 也是要價 28.42 瑞士法郎         

對醫師很不滿意的我, 還是乖乖的, 繼續回診, 服用抗生素到血液檢查報告裡的白血球數與細菌數降到正常值後才停藥.   最後一次回診時, 醫師才檢查我左腳小腿上的球球.   那時, 球球變的比較小, 也比較不痛了, 醫師說 那是你身上勞苦功高, 抗戰細菌而死的白血球堆積的地方”.   至於我的病因, 他說 我想, 你血液裡的細菌數已經降到正常值, 我們不需要再作進一步驗證你感染的到底是何種菌吧~”   聽到醫師的回答, 我在心裡碎碎唸著, "當然, 如果抗生素有效, 該殺的細菌都殺光了, 到現在才要檢查我感染的是何種菌的話, 醫師, 那也未免太遲了一點吧??!!   要檢查感染的菌種, 不是要當下一生病就檢查的嘛??!!"   我也問醫師, 病好後藥, 需不需要食療, 因為抗生素對身體很傷?   你對中藥食療的看法是什麼?”   醫師說 食療是心理作用, 但是沒有科學證明食療有效的說法.”   當時的我, 在心裡搖了搖頭, 中醫食補有幾千年的歷史, 跟西醫治標不治本的理念比起來, 原來在我的醫師心目中, 是這麼的微不足道…     

我腳上的球球, 一個月後才消失.   右胸上的紅疹也在一個月後開始結痂, 一直到現在看起來都還紅紅的, 儘管我擦上好一陣子的退疤藥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